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全国服务热线:+86-0000-96877
果博东方 NEWS
当前位置:主页 > 果博东方 >
落魄中年汉养甲鱼 一招赢先机
添加时间:2017-11-23

他养殖甲鱼十多年,跌跌撞撞没赚到什么钱,再加上妻子离世,人到中年的他丧失了生活的信心。走出低谷,反思自己,他历经艰辛,终于养成了令他满意的甲鱼。四川的刘幸全如何破解难题,让他的甲鱼行销四川多地的超市,年销售额达到近1000多万元呢?

刘幸全:手套要一只吗?

记者:好,要一只。

刘幸全:要一只就行。

2015年9月23日,这天刘幸全着急给甲鱼搬家,他要在一天内,把这池塘里的8000多只甲鱼,按个头大小重新分放池塘。

刘幸全:来,我抓两只。看看,这只甲鱼100克,这只甲鱼估计有400克。

记者:他们是同一年放进这里面?

刘幸全:对,他们都是同一年放到这个池里面的,同一年从那个甲鱼壳里出来的。

记者:为什么差别这么大?

刘幸全:它是这样的,就是大的抢东西很凶,小的始终吃不了东西,所以就闹到现在这种局面,大的很大,小的很小。最麻烦一点这大的会把小的吃掉。弱肉强食,它这个大的你看,轻轻松松的给它,一爪就这样。

刘幸全要带着员工们先把大小甲鱼都摸上来,然后由专人分拣大小,刘幸全把养殖了两年的甲鱼,大小分开这一做法,可以让小甲鱼长得更好,让效益增加30%。

刘幸全:我们现在这个工作,就把大的分开,大的到一个新的池子,都是一样大的,小的踏踏实实吃东西了,长一年,明年这个小的就这么大了。

除了大小甲鱼外,在捕捞过程中,记者还发现有时员工们会把抓到的甲鱼,扔向另外一边的池塘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记者:不要了吗?不放网兜里。

刘幸全:这个放在商品池里,这个又比大的太大了。它是运气太好了,几次没有抓走,下次它留下子孙后代长在一起了。

记者:看见水花了。

刘幸全:看见水花就对了。

记者看到工人们捕捞甲鱼好像非常容易,也想拉开架势,拨开水葫芦,试一试。可一出手,却遭了秧。

刘幸全:小心小心。差十公分就进水了,差十公分就进水了,你小心一点,小心一点。

就在这时,突然间大伙儿让摄像记者赶快过去,拍下来这一幕。

员工:来,来,来。

刘幸全:里面全是甲鱼,你看见了吗?

记者:在哪?在哪?

刘幸全:全是甲鱼。快抓,你们快抓。

记者:全都是一个个甲鱼头。这怎么这么多甲鱼?

刘幸全:这甲鱼受惊了以后,它就使劲往前面走,到这个边上甲鱼成堆了,这里面估计上千只甲鱼。

记者:就这么一小地就上千只?

刘幸全:到处都是。

摄影:使劲,一下抓五六个,看能不能抓上来。

记者:能,绝对能。你看,就在这一小块。夹住我的肉了。

刘幸全:没事,小意思,没问题。这个甲鱼没有毒的,你放心。就是小痛一下。

记者:这个就是甲鱼的牙印。

刘幸全:给你留个纪念,跟你稍稍亲了一下。

忙活了半天时间,刘幸全顺利的给甲鱼搬了新家。养殖甲鱼二十多年,做这些刘幸全早已轻车熟路,如今他的甲鱼行销四川多地的大型超市,年销售额近1000万元。

可是,2006年当第二任妻子李建华认识刘幸全时,他正处在人生的最低谷,那时的刘幸全养殖甲鱼赔了钱,老婆也患病离世。

刘幸全:看东西都是没有色彩了,看什么东西都是灰色一样。假如说没有下面这个双胞胎,我准备跟她一起去了,因为没有她这个生活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为给妻子治病,刘幸全花光所有积蓄,还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外债,恰恰这点打动了李建英。

妻子李建英:这个人比较踏实,肯干,就是说对妻子、对小孩都比较好。只要妻子的病能治好,他能付出所有的一切代价,所以我感觉这一点做的很好的。

刘幸全的有情有义不仅帮他赢得芳心,还在未来助他渡过了生意上的生死难关。那时刘幸全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,无心生意的他甚至半年都不去养殖场一次,李建英鼓励刘幸全重回养殖场,不仅如此,知道刘幸全缺资金后,李建英还把自己原先的美容院生意卖掉,筹集了十多万元给刘幸全周转。

刘幸全:当时安慰还是很大的,因为人在低潮的时候,就像人在最冷的时候,稍稍给你一点这个衣服,你都感觉到很温暖。

爱人的关心,让刘幸全找回自信,他反思总结了自己以前养殖甲鱼的经验,觉得之所以做甲鱼生意起落十几年没赚到什么钱,和他总是不断跟风有关。

刘幸全:刚刚开始我喂甲鱼的时候,都是露天甲鱼,大家都还能赚一部分钱,最后别人搞温室甲鱼,我又去搞温室甲鱼,也能赚一点钱,但是很短暂,一两年这个行情就没有了。就是老跟在别人屁股后头是找不了钱的。

这里是四川省黑龙滩水库,2007年,刘幸全听说黑龙滩捕鱼队捕捞上来不少多年生的甲鱼,他不顾200多元一斤的高价,一口气买下了十几万元的甲鱼。他想用这些甲鱼作为母本,与外地公本甲鱼杂交,不再温室养殖,改为外塘养殖。经过三年的等待,刘幸全的甲鱼终于长成了,他希望这次对养殖品种和养殖方式的改变,能让他来个财富大翻身。2010年9月,第一次清塘捕捞时刘幸全很兴奋,因为他发现杂交后的甲鱼个头大,野性足,与温室甲鱼有很大的区别。

刘幸全:就是很直观的就是颜色,温室甲鱼它是在黑暗的室内长成的,所以它的体色就是黑色的,这个是在自然环境长大的,它是黄色的。翻过来你看,它里面的花朵还没有走完,我们孵出来的甲鱼就是小的,都是腹部有花的。

记者:它的背部还会黑吗?

刘幸全:就是没有了,喂上一年就没有了。

把甲鱼塘里的水放干,清塘抓甲鱼,是大规模捕捞甲鱼时用到的方法。记者体验后发现,不说快速地捕捞甲鱼,一般人在泥塘里行走都成问题。

刘幸全:现在好一些了吧?慢一点。那个脚尖用劲。

记者:你感觉是在这块位置吗?

刘幸全:你看,你感觉它在动吗?看见没有,没有感觉吗?

记者:我感觉到了。我感觉到了。

刘幸全:抓他后腿的地方。

记者:我这样会不会把它掰坏呀?

刘幸全:没问题。掰不坏,它很结实的。

记者:我看到裙边了。来了,来了,好大的一只,我的成果,抓了一只。(声音填一下)这有几斤重呀?

刘幸全:这个三斤多吧。

记者:这个甲鱼好凶。

刘幸全:它在泥里不咬人。出水后马上就咬人。(出水后)它就看见你了,它就认为你对它有伤害,所以它要攻击你了。在泥里,它不知道你是甲鱼还是人,还是什么什么,你知道吧。

2010年10月刘幸全看这些杂交甲鱼不但凶猛,外表还接近于野生甲鱼,他满怀信心。刘幸全在成都一家超市租下了一个摊位,这本来是件大喜事,可很快刘幸全就笑不出来了,因为他的甲鱼在超市里销售并不旺,加上人工等成本,算下来还亏了本。

刘幸全:超市里面不一样,你卖的好,就你给你把位置,摊位扩大一点,卖的不好就给你缩小一点,假如说一个礼拜、两个礼拜卖不动,好,叫你退场。所以当时压力是特别大的。

2010年11月,刘幸全得知一个消息,多年的老友熊学辉患病在床,病情不容乐观。

熊学辉:当时我觉得,我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,我根本没有想活,我在纸上写着我想自杀,他鼓励我说千万要活下去。

这时的刘幸全虽然在生意上难得连超市摊位费都发愁,但他还是每天抽空给病情严重的熊学辉送去甲鱼汤。

熊学辉:他在成都每天来看我,我觉得很感动,看着这么多亲人离去,真的还是舍不得。

刘幸全:怎么说呢,是一种认同感吧,看见他怎么样,好像就是我怎么样,老是想帮帮他,老是让他恢复过来,我们一起把后半辈子走下去。

刘幸全担心熊学辉天天吃一个味道的甲鱼汤会腻,就搜肠刮肚变着花样,煲甲鱼汤给老同学吃。就在这个过程中,刘幸全找到了一个让他生意扭亏为盈的好办法,短短半年,月销售额就蹿升到30多万元。2010年底,刘幸全为了给熊学辉做出特殊口味的甲鱼汤,跑回来老家仁寿县,去农户家里抓起了土鸡。越是难抓的鸡,刘幸全越感兴趣,而且他还有自己独特的要求。

刘幸全:这只鸡要老一点,这只鸡估计喂了两三年了。主要看它爪子吧,它的爪子一般来说后面这个地方越厚的,它的时间更长一点,小鸡没有的,它这就是好像在地面上磨得茧。

原来,把鳖和土鸡结合在一起,恰好可以做成一道传统名菜“霸王鳖鸡”,当地人很认可这道菜的滋补功能,刘幸全就是看中这点,并用到了销售中,打出了买甲鱼送土鸡的招牌。

刘幸全:销售的时候,超市里面凡是买上两斤以上甲鱼这种买主,这种客户,我们就送他一只土鸡,我们一天最多送出去100只鸡。

刘幸全在超市中现场煲甲鱼土鸡汤,香浓的味道,吸引了不少顾客品尝。这样的促销活动既有宣传彩头,又优惠实在,让刘幸全的甲鱼一下子卖火了。

妻子:一个月一万块钱不到,然后一万五、两万、三万块钱,慢慢慢慢不断上升。春节的时候是最好的时候卖到30万。

销售火了,刘幸全却犯了愁。这一只甲鱼卖价三五百元,而赠送一只土鸡就要百八十元,成本太高。用买甲鱼送土鸡的促销活动打开市场后,刘幸全决定改用赠送调料包的活动,代替赠送土鸡,这样也很受消费者的欢迎。之后,刘幸全又与四川省内70多家超市签订了销售合同。2011年销售额近400万元。

2012年刘幸全的生意上了正轨,干劲儿更足了,他一直在酝酿新的发展机会。他叫黄杰明,是当地养鱼大户,有400亩池塘养殖草鱼等四大家鱼,当刘幸全第一次说出想在他的养鱼塘套养甲鱼时,黄杰明被吓了一跳。

黄杰明:搞鱼和鳖混养我们不相信,不相信他能成功,害怕放下去吃我们的鱼苗子,吃了以后我们没有产量,我们就亏大了。

刘幸全听完后呵呵乐了,他告诉黄杰明甲鱼在水下,没有四大家鱼游得快,所以吃不到正常生长的鱼。而且套养甲鱼,对黄杰明养鱼还有好处呢。

刘幸全:甲鱼它在水里面活动能力,没有鱼那么强,只有鱼病了,残了、或者什么小鱼小虾,它才能抓住吃了。就像池子里的清道夫一样,把脏的、差的东西给它去掉了,这样他的产量就起来了。

刘幸全带着黄杰明观察甲鱼的习性,打消了黄杰明的顾虑,黄杰明决定和刘幸全一起套养甲鱼。套养甲鱼不需要投喂饲料,吃养鱼池里(的)螺蛳等就能自然生长,成本低。更重要的是甲鱼在四五十亩的大鱼塘里活动空间更大,品质更好。

刘幸全:我们就采取了这个互补,他利用它的资源把这个防盗设施搞好,我利用现成的,现有的种苗给他投上去,然后大家共同分成。

记者:你们怎么分成?

刘幸全:五五分成,抓起来一百只甲鱼,一个人50只。

为保证甲鱼质量,刘幸全严格控制每亩甲鱼的投放量,他自己的养殖场里每亩投放1000只鳖苗,但在黄杰明那儿每亩只投100只喂养两年的小甲鱼。2014年,黄杰明在池塘里的又养了两年的甲鱼可以上市了,但没多久,刘幸全和黄杰明的喜悦就变成了犯愁,要把甲鱼捕捞上来太难了。

2015年9月采访时,黄杰明一早开始下网捕鱼,他说通过今天这一网就能了解他们最初捕捞甲鱼到底有多难。甲鱼在网里会往下面钻,跑到鱼下面去了,所以要把网里的鱼捕捞得差不多了才能见到。我们等了半小时后,才发现了一只甲鱼。

记者:这是有吗?这是?

记者:发现了。这是甲鱼在跳吗?养几年了这是?

黄杰明:四年了,力气大得很。

记者:我能抓抓试一试吗?

黄杰明:你抓吧,来。

记者:这样抓?

刘幸全:小心,小心,在他攻击范围。这样是最好。

记者:这样,好大一只,感觉比脸都大。

大伙儿:小心。它咬你脸。

记者:真的吗?那咬上我不就毁容了吗?这么恐怖,我天哪。不行,我还是放回去吧!

一网也就能打上两三只甲鱼,刘幸全告诉记者像这样,很难满足消费者的要求。

刘幸全:这种方式打甲鱼打起来是很偶然的,因为甲鱼一受惊吓,就下池了,下泥了。这个方法打甲鱼没什么指望,就是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了。

黄杰明最小的一个养鱼塘也有60亩,这么大的水面,这么少的甲鱼,怎么捕捞成了头号难题。这时,不只周围的人议论,连自己人也产生了怀疑。

黄杰明:不知道怎么捕捞起来。

记者:(像)普通养甲鱼把水放掉,行不行?

黄杰明:那个不行,你里头几万斤、十万斤鱼,损失,捞几只甲鱼你放出去,损失太大了,谁也承受不了。

刘幸全被逼无奈,他想到了一个最原始的办法,请人工下水摸甲鱼上来。

不仅如此,刘幸全还发现由于养鱼塘水深3米多,人工下水摸甲鱼既费力效率又低,一人一天顶多摸20只,有客户要个上千斤,几天都捕捞不出来,活活急死人。

刘幸全:大海捞针的感觉。就是别人把钱送到你手里,你就抓不住,你的货就在池里拿不起来,你的心是就是急。

心急如焚的刘幸全到处找办法,2014年6月,还真让刘幸全找到了一招,一下子解决了这个困扰他已久的难题。采访时,刘幸全拿出了一杆专门打甲鱼的工具,甲鱼枪。

刘幸全:这就是一个配重的,这是鱼钩。你看这个钩很锋利,它只要能勾上甲鱼的体表,它就能给它钩穿。

记者:也没有饵料什么的?

刘幸全:不用饵料的,所谓枪就是这个意思,用一个东西打出去,把我们需要的东西拿回来,用饵料就是钓了。

刘幸全说这打甲鱼非常需要技巧,需要长时间的练习,他的水平并不高。因此,他要介绍一个十打九中的打甲鱼高手给我们。

刘幸全:要有这种狙击手的精神,要等待,它出来的时候才能打。

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,转眼间,谈师傅就已经出手了。

刘幸全:上来了。

记者:中了吗?看它有没有受伤。

谈师傅:不会受伤。

记者:这刮在他什么位置?

谈师傅:后腿和裙边。

记者:后腿和裙边的位置。挂在这个位置是不是比较好的?

谈师傅:最好,不会受伤的,好像我们人在医院里打针一样。

刘幸全:就这么浅,割不穿它的内脏就没问题。

用甲鱼枪打甲鱼是利用甲鱼每隔十几分钟,要到水面上透气的特点,在几秒内迅速把甲鱼勾起来。像谈师傅这样的高手,一小时最多能打上60只,而且谈师傅还可以在甲鱼露头的一瞬间,判断甲鱼的大小和公母,恰当满足客户的要求。

刘幸全:这种打甲鱼的方式比较适合零卖,就是买主到了,稍稍坐一下,喝喝水、抽抽烟,甲鱼就起来了。有一些买主,他要大的,我要六斤、要五斤的,这个师傅就知道了,你要五斤的是吧,打出来不会超过五斤半,就这样,他是很准的。

年底等到黄杰明池塘里的鱼卖光后,还可以采用清塘的方式捕捞,两种方式结合,彻底解决了鱼鳖混养的捕捞问题。大塘养殖的甲鱼,生长更接近野生,更凶猛,出塘价达到了120元一斤,比一般的甲鱼贵一倍,这是黄杰明想不到的。

黄杰明:甲鱼一亩田接近一万块钱的纯收入,像这种效益又不影响养鱼的情况,增加更多的效益,肯定愿意搞。

黄杰明鱼鳖混养见了效益,很多养殖户跟着学习,到刘幸全这里买甲鱼苗的养鱼户也越来越多了。如今,刘幸全带动上百个农户养殖甲鱼,年产销售额近1000万元。

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《致富经》栏目提供,财富无处不在,行动成就梦想!《致富经》栏目感谢您的关注。

 

上一篇:一村一品激活乡村特色产业

下一篇:没有了

果博东方总代理

手机:131 8797 8881

邮箱:果博东方开户

电话:131 8797 8881

地址:缅甸果博东方开户官网